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爱奴主人
爱奴主人
? ?1??催眠向 ? ? 我醒了过来。 ? ? 四周的光源有点微弱,让人看不太清楚附近的东西……但是这不太重要。 ? ? 我发现,自己现在甚麽也记不起来。 ? ? 名字、职业、出身、喜好、专长技艺、最近作过的事、甚至当下的时间地点, 一切都只有空白。 ? ? 为甚麽会这样当然不用说,我丁点印象都没有。 ? ? 眨了眨眼睛,我按着额头打量起附近的样子;似乎习惯了光源,四周的景象 也清晰起来。 ? ? 看样子,是个不算很大的房间,家具也很普通。 ? ? 其中,桌子上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。 ? ? 那是一本书。 ? ? 看到的一瞬间,我只觉得头痛欲裂。耐着异常剧烈的痛楚,我不自觉的甩了 甩头。 ? ? 眼睛里,似乎看到了什麽,一个人影? ? ? 我甩了甩头,这应该只是幻觉。 ? ? 但是一股记忆朦朦胧胧的在脑海里浮现。对的,在我失去意识前,我应该是 在看着这本书的。 ? ? 我重新看了看四周,木质的书架摆满了书、几乎是空荡荡的桌子、一个可以 调整高度的沙发椅,除此之外,并没有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了。 ? ? 我扫了一眼书架,里面和图书馆的书架一样,密密麻麻的放满了书,只看封 面的话,似乎大部分是动漫、科幻类,里面也夹杂着些许的心理学。 ? ? 要一本本的翻开吗? ? ? 我有些迟疑,伸出的手摩挲着书的表面後,我最後还是决定坐回椅子上。 ? ? 椅子的位置和桌子的高度非常合适,简直是针对於我的身高而量身调整的, 那麽,从逻辑上说,我在意识失去前是正坐在这里看书的推论,又得到了一点可 能的依据。 ? ? 桌子上的书是翻开的,里面写满了字。在书页的中间,夹着一张小小的纸条。 ? ? 字很小。 ? ? 我自然而然的把手放上去,想要仔细的看清楚它。 ? ? 当手指捻起纸条的瞬间,头突然好痛,仿佛是被巨锤狠狠地在脑门上敲打了 一下般,我感觉一阵天旋地转,眼睛一黑,好像星空在我的眼前旋转,好像一刹 那被星星吸引漂浮到云端,身体飘飘然的,无缘无故的放松下来。 ? ? 身体变得不再是自己的一般,或者更精准的说,自己好像一下子魂魄都脱离 了身体,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。 ? ? 对的,放松,放松。 ? ?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,随後,慢慢的出现了光。那道光一开始很小很小,仿佛 只是蜡烛的烛光般,随後越来越大,越来越大,充满了我的视野。 ? ? 很光明,很温柔,然後笼罩了我的全身,“滴答滴答”,耳边,传来了有节 奏的节拍声。 ? ? “放轻松,放松……呼吸,对,慢慢的呼吸,身体,慢慢的放轻松。对,吸 气……呼气……对,放缓节奏,吸……呼。”耳边传来一个很稳重,很有磁性的 男人的声音。 ? ? 听到这个声音,我的脑子里又觉得混混沌沌一片了。这似乎是一种名为催眠 的手段,而且我隐隐约约的觉得,我知道对方接下来会说什麽。 ? ? 想放松,想身体放松下来,脑袋里也放空。因为……这样子会很舒服。 ? ? 只要放空了一切,就不会再有压力了,就不必要担心了…… ? ? 担心什麽? ? ? 在意识堕入黑暗之前,我努力地尝试反抗,抵抗。所幸,就好像是在看电影 前已经得到了完全的剧透一般,那个看不见面容的男人的台词,总是会在听到前 的几秒钟,提前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好比是知道将要发生的恐怖片或者玄异剧, 在得知剧情後,也就不那麽诡异可怕了。 ? ? “你开始有些疲劳了,90……你感觉到自己需要放松……89,你需要轻 松……85……放松,你的肩膀正在一点点的放出压力,压力就好像被从气球里 放出的气一样,看得到吗……76……” ? ? 男人说了好长好长的话,似乎在给自己导入一个幻想,从幽深得无边无际的 地下阶梯,到幻想成白鸽,展翅着飞舞到天堂的绮念,当时的感觉也在不断的涌 入脑袋,我只觉得自己不由自主的处在半梦半醒之间。 ? ? 空间在回旋,时间在随着时钟转动,场景犹如走马灯般走走停停。 ? ? 那些过程应该是在不同的时间,甚至不同的空间里发生的,但是在我的脑海 里,它们犹如未经过编纂剪辑的电影原带般,快速的转动。 ? ? 没有逻辑,也没有时间先後顺序。 ? ? 我好像变成了两个人,一个人是现在的“我”,一个人仿佛电视剧里的女主 角。 ? ? 我看着、听着自己的声音。 ? ? “你的压力很大,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了”还是那个低沈的声音,男人 缓慢的语调,无论什麽时候听上去都带有一种令人非常信服的感觉。 ? ? “对,我该怎麽办?” ? ? “不要怕,我是医生,是你所选择的心理医生。你选择了我,所以代表你信 任我。信任我的专业,信任稳定人品。是这样吧。”男人好整以暇的说着。 ? ? “你的压力很大,很大。爸爸妈妈都不要你了,学校的老师同学也只是想要 巴结你,可是一个个都想着看你出丑,你看上去高高在上,可是只要一跌倒,那 就会被人纷涌着踩踏、嘲笑。看,你听得到他们在笑你吗?” ? ? “不要,不可以啊……不要笑,滚……都给我滚出去!!!”我的声音变得 紧张和恐惧。 ? ? 与此同时,我感觉到心里一阵阵的压抑,好像当时的那种几乎要将整个心灵 压塌的沈重感,重新地压在了我的心头。 ? ? 这以“我”为主角的电影,比起曾经看过的任何3D、VR影像都来得真实,就 好像是真真正正地体验过一般,只是……我突然产生了一个疑问,我当时真的有 那麽惨吗? ? ? “不要紧,不要慌。”男人突然走上前,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。手心里那滚 烫的热意,一下子从我的手背传了上来。 ? ? 我仿佛过电一样,脑子里又是一震,“你很害怕,你非常害怕,但是不要紧 的。这股压力只要转移出去就好。” ? ? “转移出去?”我听到自己用疑惑的声音说道。 ? ? “对,你之所以压力太大,是因为自己在独自的承受这个压力。那麽,找一 个足够值得信任的人,把自己交给他。然後,把这些压力,把这些可怕的情绪, 就都由他帮你处理,就好了。” ? ? 一边说着,男人轻拍着我的手掌,安抚着失常的情绪。 ? ? “找人处理?” ? ? “对,找人处理。”男人握住我的手,有些用力的力道,握得手有些痛,那 手心里的暖意,渗到了心头。 ? ? 下一秒,场景又变了,还是那个男人,座位上的,还是我。 ? ? 我仿佛牙牙学语的孩子,缓慢的开口,“我是……艾……奴隶。” ? ? “对的。”男人的声音里似乎带上了丝得意,“你是奴隶。一个服从主人的 奴隶。” ? ? “是的,我是奴隶。奴隶相信主人,奴隶服从主人。”复诵的声音,哪怕是 没有明确的证据,但我就是知道,这是我的声音。 ? ? 为什麽,我要这麽说,我不懂? ? ? 眉心一热,男人将手指点在我的眉心上,用不容置喙的声音说道:“那麽, 你已经有了一个主人了,睁开眼,记住你的主人。” ? ? 场景里的“我”,睁开了眼。 ? ? 与此同时,我也看到了“我”所看到了一切,那是一个男孩子! ? ?? ?? ?? ?? ?? ?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 ? ? 下坠,坠落,意识好像从天上直接堕入大地。我感觉自己在飞快的下落。 ? ? 这个过程,似乎很漫长,总也到不了一个尽头,几乎让我有一种天堂里高贵 的天使,在历经七日七夜的堕天後,终於坠入地狱的感觉。 ? ? 然後,就当我以为我要一直飘下去後,身体一个激灵……如同灵魂终於找到 了身体,我醒来了。 ? ? “我是谁?”椅子倒了,应该是我在激灵中一下子跳了起来,被身体的大动 作推後的椅子失去了平衡,翻转着倒在了地上。 ? ? 刚才的情景,是幻觉? 还是曾经真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,我已经不确信了。 只是,我对自己的记忆里出现的那些场景,还是耿耿於怀。 ? ? “对了。”重新把椅子恢复到原先的位置後,我再一次将视线,投在那张纸 条上,假如这是一场游戏的话,这个能够把我带入幻觉的纸条,说不定就等於是 一个非常重要的通关道具。在犹豫片刻後,我还是伸出手。 ? ? 我的视线牢牢地锁在手指间,颤颤巍巍地伸了过去。 ? ? 白皙的手指头,仿佛承载着命运,一切都寄宿在那之上,一点一点的……纤 白的指头,触碰到了泛黄的纸条。 ? ? 这一次,什麽都没有发生。 ? ? 没有幻觉,没有奇怪的声音。完全遵循现实世界里的物理规则,手指肚感觉 到了纸条的触感。 ? ? 於是,我拿起它来。 ? ? “观心术。”上面用非常潦草的笔迹,草草的在最顶上写了一行字。 ? ? 下面的内容也非常简单,似乎只是一些看上去有些平淡的调和心情,理顺思 路的冥想的法门。 ? ? 再反复的盯着那纸条看了好半天。终究也不过一巴掌大的便签,里面虽说是 用蝇头小字密密麻麻写满,但也顶天不过上百字。 ? ? 最後,还是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放到自己的口袋里,再接下来看看书本上的内 容,看上去,似乎是一些有关於催眠的巩固性书籍呢。 ? ? “呜……”大脑里那种熟悉的眩晕感又滚滚袭来。 ? ? 简直……简直就好像是在冬日午後的教室,暖洋洋的阳光恰到好处的照射在 身上,困倦的身体想要休息,眼皮一点点地变沈,变沈。 ? ? 意识在清醒和迷糊中徘徊,我只听到自己的嘴巴里,轻轻地说出话来:“雯 雯奴隶是林岚主人的奴隶,服从主人是我的本能,雯雯奴隶相信主人,雯雯奴隶 服从主人。主人的话就是我的行为准则,雯雯奴隶绝对无法抗拒主人的命令……” ? ? 当第一句话说出口的时候,我简直就是大吃一惊了。 ? ? 这种话,似乎不是现代人应该说出来的话。可是,很快的,随着话语的脱口 而出,仿佛是小时候背诵熟记的古文般,当第一句话说出来後,後面的文章也顺 理成章的脱口而出了。不止如此,一股无与伦比的幸福感弥漫在全身。 ? ? 就好像……就好像当初催眠时的那种慵懒、安心的感觉一样。 ? ? 於是,我接着说下去了,“主人可以控制我的一切……雯雯奴隶的思想将对 主人绝对的放开……” ? ? 那种自己的灵魂和身体脱离的感觉又一次回来了,我的“意识”,仿佛站在 另一头,错愕不已地看着自己正熟练的复诵着那一段段简直不明所以的话。 ? ? 而从身体里不断涌现出来的阵阵的幸福感,而无处不在的包裹住自己,那暖 烘烘的安心感,犹如镇定剂般,缓和着内心激烈的情绪,让我哪怕是听到最後, 心底里也提不起多少怒意。只是心里的惶惶,反倒是越来越深了。 ? ? 那完全贬低自己人格的内容,不要说一个现代人了,哪怕是古代的奴隶,恐 怕也太过分了。 ? ? 自我的暗示,似乎还要持续很久。 ? ? 突然,我的心里一动,感觉到一阵不安。似乎,假如全部念完的话,又要重 新回归……堕入到那种无知无觉的舒服的感觉里了。 ? ? 洋溢着浑身的安心感麻痹着心灵,就算是明知道古怪,可是也无法控制住身 体,只能眼睁睁的听着一段段象征着奴役、服从的话语从自己的嘴巴里流畅的说 出来。 ? ? 就仿佛是,这段话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基因里的一般,哪怕是自己失去了记忆, 哪怕是自己根本不明所以,也要乖乖的顺着这段话的意思来行动。 ? ? 突然,身後的门打开了。 ? ? “哎,雯雯,你还没好吗?”一个属於男人的雄浑声音传了进来。 ? ? 哈,吓! ? ? 正当我吓了一跳的时候,身体已经主动的转过身,甜甜的娇嗔道,“主人, 我爱你!” ? ? “我也爱雯雯啊。”进门的人似乎一点都不因为我嘴里这种甜腻到肉麻的话 所吓到,反倒是热情、而且自然的回应着我。 ? ? 那游刃有余的态度,仿佛这个场景,已经反复发生了一百遍、一千遍。 ? ? 直到这个时候,我才看清了他的脸。 ? ? 那是一个男孩,体格偏瘦,理着一个中规中矩的平头短发,五官只能说是端 正,不帅,但也谈不上丑。和那中规中矩的发型一样,相貌可以说是普普通通。 也就是所谓的毫不起眼,假如在人群里,大概也是立刻就会找不到的那种类型吧。 ? ? “怎麽这麽久啊,雯雯?”男孩随意的拍拍我的身体。 ? ?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抚摸,明明还隔着一层衣服,我突然就觉得被碰到的部 位一阵电流激过般,身体软软的一酥,随着这个动作,身体仿佛又回到了我的掌 控之下。按照身体的记忆……或者该说是身体的本能,我不由自主的说道:“骚 雯雯……刚刚才导入完毕。” ? ? 然後他不无遗憾的接着说:“本来这次想吃雯雯你做的菜呢,不过这次的导 入怎麽这麽久啊,那没办法了,要不,我们出去吃吧。” ? ? “好的,雯雯是因为之前耽误了一下,所以慢了一点点。”听到他的问话, 我脑袋里急转,但是在有限的信息下,也根本扯不出什麽像样的谎言。 ? ? 只能尽可能祈祷自己的语气足够自然,能让他不再生疑吧。 ? ? “哦,这样啊。”男孩笑了笑,看上去甚至有些憨厚可爱。 ? ? “那我们出去吃吧。”他看上去没起疑心,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下一个话题上, 主动的作出提议。 ? ? “好的。”这一切乍看上去像是一场情侣间的喂狗粮的对话,可是只有我自 己才知道,每当这个男孩说话的时候,我的心底离总有股莫名的涟漪,我根本提 不起精神反对他的任何一个观点。 ? ? 主人说完後,就自己先出去了。 ? ? 不过和主人的对话,似乎是可以促进大脑的活动。随着和他的对话,我的大 脑里的记忆正在被逐渐地调用。 ? ? 一片空白的记忆,在一点点的出现内容。 ? ? 对的,我叫雯雯。或者说,小名叫雯雯。我的真名,是艾雯。 ? ? 而我眼前的主人,是叫林岚。 ? ? 除此之外,我的记忆里还是有着大片大片的空白。 ? ? 我不禁出现了个疑问,【为什麽会这样?】 ? ? 因为……主人还没有命令我,主人对我目前没有任何的指令。 ? ? “对的,我是林岚主人的乖乖雯雯,是要乖乖听他的话的,我的身体、我的 灵魂都完完全全的归於主人所有。思考会给我压力,而我不想有压力。所以…… 所以只要乖乖的听从主人的安排就好。对的,我不需要过多的思考,只要被主人 安排就好。雯雯奴隶只需要等待,也只能等待主人的命令。除此之外,什麽都是 不必要的。”脑子里隐隐约约的浮现出这样的想法。 ? ? 这个念头,对吗? ? ? 当然是不……不,我不知道。